炮友 ō18нк.#120096;ō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百舸心疼地拥住了她,抬起手轻轻擦拭掉她脸上的眼泪,“苏青言,交往吧。”

昨晚他们情不自禁,自己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担起责任。昨天身体达到从未有过的愉悦,看着身下苏青言脸颊潮红,汗水淋漓。

他察觉到,她似精卫衔石在自己的心湖上投下一颗小石头,荡漾开来一圈又一圈涟漪。

一种他明确知晓的情绪在胸膛里沸腾,有关苏青言的零散、碎片化的认识、态度、情感,在心智支配下于大脑加工,渐渐系统化,形成结构良好的问题——他对苏青言有一些好感,或许他们可以试试。泍文唯ㄚI梿載棢址:?is?w?.?o?

最终产出,执行这一操作。

苏青言愕然,瞳孔微微一缩。

她不想要这个,她只想要那张貌似周淮的脸,代替周淮在自己攀上高峰的时候用力拥住自己说着浪话。

她好想看着“周淮”爽得射精,他们肉欲交流,在床上翻云覆雨。

谈恋爱很麻烦的,情侣间的腻歪和互相关护是基于爱的因素。

跟一个毫无喜欢的人天天黏在一起,还要逼着自己做恋爱情侣们常做的事,比如煲电话粥,打视频,腻歪,牵手压马路,一起上下学,一起出去游玩。

她见高中玩的还不错的女生,小情侣谈恋爱,还要在对方生日精心准备礼物,说些肉麻告白话,因为一点小事就哭就吵架。

换自己会疯的。

哪儿这么多琐事,她没心思,她对顾百舸没有爱与喜欢。如果非要谈恋爱,她愿意花费心思为周淮做这些。

她的爱只想给周淮,虽然那个男人心门紧闭。

苏青言哂笑,睫毛簌簌眨动,“我,我觉得一个人单身挺好的。”

不行,她得趁着时机一口气完成目的。

“我们不妨,”水到渠成,苏青言踮起双脚贴近他的耳垂,逐字逐字说得清楚,“当炮友吧。”

昨晚做爱体验不错,下面爽的出水,记忆犹新,人生中第一次做爱就找到一根粗度硬度都不错的鸡巴。

炮友多好,只用在床上交流疏解欲望,她望着极像周淮的人覆在自己的身上做活塞运动,自我催眠他就是。

她的人生不缺爱,不缺钱,招招手,就有男人嗡嗡凑上来。

就是众星拱月,只是周淮于她是个还没攻克的难题。

她不会因为其他需要的缺失而将恋爱中男人对自己的好当作救赎和补充,她倒是可以随时随地玩弄别人。

如晴天霹雳一下炸开,顾百舸脸色倏地变得很难看,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心低沉得如灌满铅。

在固有的认知里,做炮友是道德上的沦丧,说明一个人对另一个没有一丝情感、青睐,也不愿意建立起正常的关系,并在此范围内承担起恋人的责任与义务。

难道在她的眼里,他是可以随意轻贱的存在?

嗓音里压制不住的怒气,微眯双眼里隐匿着深意,“在你眼里,我只能是炮友吗?”

听这语气好像不是很开心?不乐意?

苏青言微微凝视,抬眸望向男人,一双水晶般明亮的眼瞳倒映出顾百舸。

她斩钉截铁道:“不好吗?我一早说过,我们可以上床吗?”

这句话掀开了几个月以来的相处经历,顾百舸的记忆快速退回那次舞台剧相遇,有些陌生的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