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清和:“??”这女人疯了吗!

“相信我,我们是同类人。”虞楚异常真诚地握住了他手,轻轻拍了拍。

她自认为自己看病娇的眼光很准,他的眼神很深,虽心狠手辣但却内心柔软,他受过伤,其实很好骗的。

但李清和却言:“你的目光太清澈,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是同类人,呵,愚蠢的女人。”

“若尘。”他轻轻唤了声,随即一个黑影闪入了屋内。

“公子,有何吩咐?”

李清和面色冷俊,斜挑眼尾,他高高在上,抿唇看了眼这个疯女人,随即拂袖,冷冷道:“将她带去西厢房。”

这时,装死的系统出来了。

系统:恭喜宿主,宿主果真聪明绝顶步步为营运筹帷幄,一手反其道行之,成功引起病娇注意,活过了第一章,望宿主再接再厉。

虞楚:“?……”

第4章 “他是个好人”

虞楚终于离开了那间一地头颅,满是血腥的房间。

也离开了病娇。

她一跨出房门,心情就畅快起来。

“诶,你叫若尘是吗?”百无聊赖,万籁俱寂之时,虞楚决定和前面的小哥哥搭搭讪。

病娇喊他若尘,还蛮好听的名字,长得也清清秀秀的,就是,握着的长剑上带了血而已。

但是,比起刚刚那被分尸的头颅,这算什么?

“是的,夫人。”若尘一身黑衣,标准的死士杀手装扮,回答得格外冷漠。

虞楚跟着若尘绕过幽长的回廊,走过后院的花园假山,一路上都未曾看到过一人。

连侍从婢女都未有。

不应该啊。

虞楚没来由地颤了下,戳了戳小哥哥的后背,继续问:“你家公子今日大婚,这府里怎么还这般冷清?”

除了婚房里挂着些红绸囍字,这府内再无任何成亲的装饰。

反倒是夜空弯月洒下的清冷月华为这座府邸蒙了层似有若无的薄纱。

虞楚看了眼挂她头顶的月亮,蛮好的。

就是这有些像葬礼,而不是婚礼。

……

虞楚牙齿开始打颤,她想,应该是冷的。

“因为,今日主要的本就不是婚礼。”若尘继续领着虞楚往西厢房那边去,他眉头深锁,在西厢房前的院子里顿时停住了脚步。

虞楚一个没看到,差点撞到他的背。

“公子应该杀了你的。”若尘回头,神情认真得像三岁小孩,眉眼里还有着对虞楚的怨念,“你和公子不是一路人,你会害了他。”

虞楚:“???”这小屁孩瞎说什么大实话。

但虞楚还是作势咳了两声:“我想,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